镀锌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地下水危机面临超采和污染之忧

发布时间:2019-09-30 09:11:00 阅读: 来源:镀锌带钢厂家

地下水危机 面临超采和污染之忧

虽然国家提出将投资346.6亿元防治地下水污染,对相关污水处理及设备制造企业无疑是一大利好。但是专门针对地下水污染处理的专业领域仍处空白。

虽然国家提出将投资346.6亿元防治地下水污染,对相关污水处理及设备制造企业无疑是一大利好。但是专门针对地下水污染处理的专业领域仍处空白。   河北柏乡县寨里西村的一处农田里,柏乡县水务局的一位员工正在打水井。这位李姓员工告诉记者,他正在打的这口井深度为200米。只有打到这个深度,才能出足够的水灌溉农田。  他说,这里的地下水已经越来越深,就在打的这口井旁边还有一口八九年前打的井,深度为70米,但现在已经没法使用了。  为了抗旱,当地水务局这段时间又有十几个打井指标,一般平均算来60亩到70亩左右就要打一口井。  寨里西村村民白保格家旁边,就是该村的水塔。水龙头处,还有一滴滴的水在掉。白保格告诉本报记者,全村的村民用水都靠这个水塔,水塔的抽水深度已经达到了100多米。村民们要用水了就开着拖拉机,载着大水罐前来买水,一罐水只要10元钱,一个三口之家差不多能用一个月。吃饭、洗脸、洗衣,都靠这买来的水。  白保格称,灌溉农田也用地下水,这里的水井挖得更深,一般是200米。  由于地下水开采严重,柏乡、隆尧、宁晋构成了华北平原上一个较大的漏斗区,被称为宁柏隆漏斗区。柏乡县下面的寨里西村,更是因为地下水开采严重而出现过地裂。  直到如今,由于没有其他水源,寨里西村仍然靠开采地下水存活。这里的地下水,已开采到地下200米。  这并不是寨里西村要独自面对的问题,整个华北地区主要水源地下水的过度开采,华北平原已形成大面积地面沉降。  近日,环境保护部、国土部、水利部联合发布了《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2011-2020年)》,水利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我国将尽快划定公布地下水禁采区和限采区,缓解地下水超采问题。  这被认为是地下水污染防治领域中第一个纲领性文件。  地平面在下降  中国地质科学院水文地质环境地质研究所(下称“水环所”)研究员费宇红告诉本报记者,如沧州这样的地方地面沉降很厉害,开采地下水是一个主要的原因。  水环所承担了对华北平原的地下水污染调查,并汇总了长江三角洲、淮河流域、珠江三角洲三个地区的地下水污染调查情况,但结果未经专家审查,尚不能公布。  费宇红告诉本报记者,地下水污染的情况确实存在。“现在从我们的调查来讲,各种各样的情况都有,有些地方确实被工业污染了,我们抽到某个地方的地下水,闻起来都有味儿,或者有的没什么味儿,但检测出来有毒性金属、重金属。”她说。但她表示,相关数据正在整理中。  在华北平原,沉降一直在发生。央视报道称,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华北平原京津唐—沧州、衡水一带持续发生大片地面沉降,局部累计最大沉降量3.18m,最大年沉降量高达100mm以上,受影响面积7万余平方公里,占华北平原一半以上,其中以北京、天津、塘沽和沧州等地最为严重。中国地质环境监测院地质调查与科技处处长吴爱民介绍,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沧州大约沉降了2.4米。  地下水过度开采会造成地面沉降,这一问题早已引起重视。在地面沉降严重的部分城市,地下水开采已被禁止。但在农村地区,地下水却仍然是主要的水资源来源。  费宇红说,采用地下水也是没有办法,我国粮食安全非常重要,不能让农民没有收入,农作物不生长,所以还得用水。但她也表示,现在打井有严格控制,大部分地方农村不能随便打井。如果是水务局来打井的话,也得经过论证、批准。  费宇红介绍,地下水超采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非常严重,那段时间地面沉降也很厉害。进入21世纪以后,由于人们认识到这个问题,采取了一些措施来应对,情况才稍有缓解。“南水北调工程开始启动了,也从黄河等外流域得到一些补充,小麦等耗水农作物也培育其耐旱性,农业和工业都有一些节水措施,使用水量得到一些控制。”费宇红说。  威胁城市基建  地下水的超采不仅影响农村,也对城市造成了威胁。而最大的影响,莫过于造成地面沉降,从而影响到城市的基础设施建设。  地处华北平原的北京,也是地面沉降的受害者。在由北京市水文地质工程大队(下称“水文大队”)人士发布的《北京平原区地面沉降现状及发展趋势分析》显示,北京地面沉降最早于1935年在西单到东单一带被发现。上世纪70年代是北京市地面沉降快速发展时期,沉降区集中,沉降量大。东郊沉降区快速发展的同时,昌平区、顺义区、大兴区等均出现新的沉降中心,个别监测点的沉降量甚至达到81mm。  1999年至今,北京平原区累计沉降量大于300mm区域和大于500mm区域面积均不断扩大,截至2009年底,分别扩展到1999年的3.24倍和8.01倍。  沉降带来了一系列的负面影响。水文大队的调查显示,近几年北京市自来水管线断裂、燃气管线破损、路面塌陷等市政设施的破坏事件,多发生在地面沉降危害较严重的北部和东部地区,说明地面沉降对市政设施具有一定的危害性。  此外,沉降还威胁了轨道交通工程安全。京津、京沈、京唐等城际枢纽工程均通过北京地面沉降发育严重区,大兴轻轨线和亦庄等大量规划地铁线路均靠近或经过地面沉降发育严重区。  北京的部分规划新城也存在地面沉降安全隐患,如大兴、昌平、亦庄等规划新城均处于地面沉降发育严重或较严重区域范围内。  这样的威胁,对于天津、上海等已发现地面沉降的城市来说,都一样存在。  沉降的原因,既有自然影响,也有人为造成的后果。  费宇红说,地面沉降和地层结构有关系,上海、天津的沉降除开采地下水影响以外,也部分与地处沿海地带有关。  但对于北京来说,地下水超采却是主因。水文大队的调查显示,由于受地层结构特征的影响,目前北京市地面沉降的分布特征已经基本上形成一定的格局,未来几年内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因此,影响地面沉降的主要因素是地下水开采而导致的地下水水位变动。  专业服务领域仍显空白  实际上,地下水的问题并不止于超采,污染也是另一个值得警惕的问题。10月底的《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新闻发布会上,环保部等三部委也披露了地下水污染的情况,称我国一些地区城市污水、生活垃圾和工业废弃物污液以及化肥农药等渗漏渗透,造成地下水环境质量恶化、污染问题日益突出。  费宇红告诉本报记者,地下水污染分为两种,一种是天然水质不好,含有有毒物质,另一种则是人类活动影响。  目前,根据他们的调查,这两种情况都存在。她告诉记者,一些地区天然的不仅有氟,还有碘。如在山东滨州一带,过去没有地下水时有服用加碘盐。后来有些村庄打了些深层地下水,水里碘含量非常高,导致那一带甲状腺发病率就非常高。  此外,人类活动也带来了负面影响。“有些城市查出了地下水有污染,农村也有。因为乡镇企业发展,也影响到农村的地下水。”费宇红说。  此前环保部污控司司长赵华林曾表示,总体上看,我国地下水水源水质达标状况堪忧,地下水型水源水质达标水平较低。  虽然国家提出将投资346.6亿元防治地下水污染,对相关污水处理及设备制造企业无疑是一大利好。但是专门针对地下水污染处理的专业领域仍处空白。  一些业内人士表示,这与国家法律有关。美国对地下水污染防治已形成相当成熟的法律规范,比如一些大型化工厂在搬迁之前必须对地下水质量做出恢复治理,以达到国家要求的标准。那么各种第三方咨询、测评和技术的专业公司就会应运而生。  中国因为尚缺少这方面的法律规范,所以短期内还难以形成一系列针对性的专业服务机构。此外,中国目前的地下水污染防治,仍然属于“救火式管理”居多,即以解决具体项目的模式来处理该问题,常规性防治尚较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