镀锌带钢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镀锌带钢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皮海洲张明芳只是一个靶子A股泄密很普遍

发布时间:2021-01-25 14:54:42 阅读: 来源:镀锌带钢厂家

皮海洲:张明芳只是一个靶子 A股泄密很普遍

张明芳的“微信泄密”事件只是一个缩影,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表明,泄密事件在A股市场其实很普遍。

“微信泄密”事件只是一个缩影,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表明,泄密事件在A股市场其实很普遍,可以说是见怪不怪。  因为在微信上提前泄露了丽珠集团股权激励方案的消息,中信证券首席医药行业分析师张明芳已经被停职并配合调查。据报道,6月6日,张明芳通过中信医药微信群向群里的机构投资者们泄露丽珠集团股权激励方案的细节时,丽珠集团的股票仍然处于交易状态,张明芳的行为明显属于泄密。

中信医药微信群集聚了大量的机构投资者,张明芳在此发布丽珠集团股权激励方案的详细消息,这种行为确实不妥当,甚至过于张扬。在这件事情上,人们也许应该怀疑张明芳是否熟悉微信这个工具。如果真熟悉的话,张明芳应该不会采取这种“群”发的方式。因为“群”发的结果只能是把自己作为靶子推出来。  但张明芳的“微信泄密”事件显然只是一个缩影而已。张明芳作为一名分析师,其江湖地位还是不错的。她不仅是中信证券的首席医药行业分析师,而且还分别于2007年、2013年两度捧得新财富医药分析师的第一名,在业内有“医药一姐”之称。这些光环对于一名分析师来说意义重大,而能够给予分析师们这些光环的就是以投资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所以为了赢得机构投资者的掌声,分析师们因此取悦于或者服务于机构投资者这是业内的“公开秘密”。这其中就包括通过各种渠道来获得内幕消息,并泄露给机构投资者,以显示自己的能力。张明芳只是这个群体中的一员而已。不幸的是,张明芳选择了“群”发,不知道这是不是张明芳的一次“操作失误”。  而之所以认为张明芳的“微信泄密”事件只是一个缩影,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表明,泄密事件在A股市场其实很普遍,可以说是见怪不怪。就这次张明芳的“微信泄密”事件来说,张明芳并不是最直接的内幕信息知情人。根据丽珠集团高管称,该公司的股权激励方案,公司和中介机构最近两个月召开了多次会议,知情人并不少。并且该高管还表示,最近几个月,张明芳并未走访丽珠集团,目前公司也不知晓张明芳是从何渠道获取了公司股权激励方案信息。而既然如此,又是谁把内幕消息透露给了张明芳呢?而在把消息透露给张明芳的同时,是不是还透露给了其他的什么人呢?  也正因为张明芳的“微信泄密”事件只是一个缩影,这也意味着对该事件的查处同样任重道远。张明芳作为泄密者需要受到查处,但那些把相关消息泄露给张明芳的人,或者泄露给其他人的人,他们同样也要受到查处。尤其是那些签订了保密协议的泄密者,更应该受到严厉的查处。  类似事件>>>  苏宁牵手巴萨股价大涨 陷内幕消息泄露争议

券商研究员泄密已是业内公开秘密  当前,整个证券行业正面临一场监管稽查风暴,各类老鼠仓、内幕交易案持续发酵,资本市场各方大有如履薄冰之感。  然而,仍有对此不以为然者;6月6日,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首席分析师张明芳泄密事件在整个投资界引起轩然大波。  据了解,事实上,卖方分析师可谓是信息传递链条的中转站,通过短信、微信等非正式方式向买方机构发送未公开内容、上市公司非公开信息几乎成为业内的“潜规则”。除此之外,通过联合调研、路演、私下小范围当面勾兑等方式进行“泄密”则更为隐蔽。  重“服务”不重研究  作为医药业内的研究代表,张明芳本当以研究成果为导向,却为何会做出提早泄露上市公司未公开信息的事情来?这令外界颇为费解。  对此,年初自某卖方研究所离职的相关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在《新财富》评选以及基金等买方分仓收入重压之下,对卖方分析师的考核,除了看报告专业性、基本面研究深度外,另一项重要考核指标便是“客户服务”。  “首席分析师的服务考核相较普通分析师明显更高,能同时hold住上市公司及基金关系的分析师才混得开。”该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阐述道。  那么,上述“服务”指的究竟是什么呢?  “相比研报需要经过层层审批,效率不高。通过邮件、短信、微信等非正式方式及时向客户发送尚待公布、亦或非正式研报内容、乃至上市公司非公开信息等几乎成为业内潜规则。如果信息不能先人一步,哪来的新财富买方投票和分仓收入?”某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  “内幕信息”一般由上市公司到卖方分析师,再到买方机构。若适逢一些上市公司未来诸如有限售解禁、增发等原因,对自身股价存在诉求,通过“泄密”配合机构抬高股价,即有了与卖方分析师、买方机构等“合作”的需求。  业内人士指出,与上市公司高层关系好的业内大牌分析师,往往可以拿到一手信息,他们会再将其传递出去。所以常见的情况是,某个股票在没有任何消息的情况下提前启动,消息或者研报出来后股价却出现调整。  相比邮件、短信、微信等形式,通过联合调研、组织沙龙等私密见面会的方式进行 “泄密”则更为隐蔽,如在上市公司披露的调研记录中,会简要描述调研内容,但实际调研过程中则可能有额外内容乃至非公开信息。  据悉,在近期监管层加强稽查内幕交易的高压下,不少券商均对类似微信圈的社交通道予以了关闭。事实上,类似“泄密”现象在业内普遍存在,“但一般不会说得很明,以私下交流为主。”在该人士看来,张明芳行为太过出格。  卖方“研报门”层出不穷  “现下的券商研究所模式存在问题,环境把买卖双方逼得浮躁,基础性的框架性研究越来越不受重视,分析师到处探听消息,‘服务’在买方机构对分析师的评价中占据比重越来越高,出事是早晚的。”上述前卖方人士总结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观察到,除了本次曝出的“泄密”门,针对券商分析师这一群体,近两年先后爆出的有中国宝安、攀钢钒钛及重庆啤酒等一系列的“研报门”事件,共同点为偏重探听消息、捕捉题材等以夺取眼球的研报。这不禁令人思考其中原因。  以中国宝安及信达证券研报门为例,自2010年第四季度起,先后有湘财证券、平安证券及信达证券等四家券商发布关于中国宝安的研究报告,均称中国宝安拥有丰富的石墨矿资源。与此同时,公司股价从2010年下半年到2011年3月涨幅一度超过150%。  但中国宝安却在2011年3月15日发布澄清公告,明确否认自身拥有石墨矿。之后公司股价暴跌,不少投资者损失惨重。  彼时业内争议之处主要在于:券商是否利用虚假信息或内幕信息发布研报,是否存在违规向特定客户发布研报的问题。  2011年6月,信达证券等发布声明致歉。但亦有法律界人士对此提出质疑,同年初,北京市问天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远忠曾向北京证监局递交了投资者请求查处信达证券的《申请书》并获受理。  对于该事件最终结果,法律界人士表示至今尚无定论。不过,据此前证监会发布的 《证券研究报告暂行规定》,对于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和相关规定的,监管部门可以采取责令改正、监管谈话等监管措施;情节严重的,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和有关规定作出行政处罚;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机关。(每日经济新闻)

中信证券医药一姐微信泄密 传其老公监管层上班  张明芳,中信证券医药行业金牌分析师,上周末,她在微信朋友圈透露了丽珠集团正筹划股权激励相关事宜。  在监管部门严查的背景下,这一“泄密门”引发极大关注。截至目前,中信证券表示,公司已经关注此事并全面清理微信账号,张明芳已被停职配合调查。丽珠集团于8日晚间公告,公司正筹划股权激励相关事宜,为保证信息披露公平,6月9日开市起停牌。  “朋友圈”成“泄密圈”  6月6日11点17分,张明芳在其所在微信群和朋友圈发布消息称,丽珠集团将于下周二(6月10日)公布管理层限制性股票+期权方案,以2013年扣非净利润为基数,2014年-2016年公司净利润同比增速分别不低于15%、20%、30%。  “我们看好公司研发、销售能力及产品线,随着公司激励机制的完善,未来三年业绩增速逐年加快,维持增持评级。”消息一出,由于涉及内幕消息泄密,张明芳所在群的许多人忙着退群以撇清关系。  在张明芳泄密丽珠集团股权激励当日,丽珠集团股价涨幅一度超过4%,与跳水的大盘形成鲜明对比,同时该股成交金额全天达到1.08亿元。  当日下午,张明芳又在微信里澄清:“各位领导和朋友,今天关于丽珠集团的微信系失误,给您造成困扰,深感抱歉!今后我们会注意慎用微信这样的非正式交流工具。拜托各位谅解、不要放大和发挥!纷纷退群者,您以后不愿再接受我们的正式研究报告和调研、电话会议邀请了吗?”  “当前对内幕交易的监管越来越严,该微信信息令人意外,一些投资人士退群可能出于自保。”知情人士分析,“张已经是资深研究员,不是新手,不知为何如此大胆?”公开资料显示,张明芳先后在三家大型券商任职,并在公募基金担任过研究员,是“新财富”的得奖大户。  “张是东北人,平时说话大大咧咧,有时一口气能说半小时。”一位认识张的人说,一些分析师有时打“擦边球”,可能对一些属于重大非公开信息的消息敏感性不够,希望通过在熟悉的圈子内发布,以印证自身对上市公司“超强”的预测能力。据悉,张的老公在监管层上班。  中信证券整顿员工微信  昨天,知情人士表示,丽珠集团去年底曾在券商策略会上表示,公司完成H股挂牌后,希望能在2014年上半年进行股权激励。“我们在做股权激励大家都有数,但具体何时披露和具体细节,不知她消息从哪得到的。”这位人士表示。  当天,中信证券内部流传出来的一份规定显示:“后续我们拟对部门员工的微信账号及微信发布规范进行梳理。除由研究部运营组维护的部门官方微信号以外,所有由分析师个人注册并维护的、使用公司名义的微信号请停止更新,等待公司和部门后续拟定的制度和要求。”  还有知情人士透露,深交所已在跟进此事,核查交易,并报送证监会。另一南方大券商负责人也表示,这件事情也给券商管理分析师一个教训。现在很多分析师很潮,喜欢在微信群发消息。  一位证券律师认为,根据《证券法》第76条规定,证券交易内幕信息的知情人和非法获取内幕信息的人,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不得买卖该公司的证券,或者泄露该信息,或者建议他人买卖该证券。张明芳的行为已涉嫌违法。  “朋友圈”个个都是牛人  张明芳有好几个微信群,此次泄密的中信医药群里有多达372位成员。据网上流传的退群截图,退出群聊的成员不是公募基金的大佬,就是券商资产管理的头牌。其中包括长盛基金经理王克玉、汇添富基金经理周睿,广发证券医药研究中心研究员刘宇恒,国泰君安李子波、张一甫等。  “他们退群是为了避嫌,他们属于被动接收消息。”一位券商市场部人士说。(新闻晨报)

齐齐哈尔工业设计

朝阳工业设计

菏泽工业设计

哈尔滨产品设计